台湾历史教科书争议,已是死路一条

  【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方远】

  近日台湾十二年“国教”社会科领域课纲草案经媒体曝光,其中高中历史科引起“台独”、“去中国化”的质疑。主要原因是草案取消原有课纲台湾史、中国史、世界史的划分,改以三个分域加以取代:“台湾相关分域”、“中国与东亚的历史交会”、“台湾与世界”,并将中国史纳入东亚区域历史讨论。

  台湾十二年“国教”要到2019年才正式上路,而这份课纲草案还要经过讨论、公告、审议等漫长环节才会正式施行,但已经引起包括大陆媒体在内普遍的关注与批评。岛内有舆论认为,大陆此次对台湾高中历史课纲高分贝的反弹,主要目的在于对蔡英文当局的两岸政策施压。

  

  反复折腾的课纲 是“独独之争”最高体现

  紧接着在“太阳花运动”之后,2015年岛内爆发“反课纲微调运动”(参见拙文《不反课纲的反课纲运动》),一直到2016年民进党蔡英文正式执政,宣布原微调课纲停止实施,起用“独派”人士主掌教育部门以及“课程审议委员会”专案研修小组,并遴选受教学生担任审议委员等等。民进党政府看似一连串对于中学历史教育大动干戈,以敏感的历史认同议题在岛内建构“新兴国族”、挑衅两岸关系,但这些变革不过是台湾近20余年来历史教育纷争的冰山一角。

  台湾历史教育纷争的起始是1994年李登辉政府推出的《认识台湾》教科书,其后台湾又经过了两次蓝绿政党轮替,虽然关于历史教育变革的争议不断,但必须指出其中的大趋势基本不变。也就是在《认识台湾》教科书“同心圆史观”的基础上加深加广,肯定日本殖民统治在台湾的现代化建设,淡化两岸历史连结,甚至否定台湾“光复”的正当性与合法性。(台湾历史教育与教科书的变革历程,可参考拙文《台独历史教科书是怎样炼成的》)

  1994年李登辉政府推出的《认识台湾》教科书(资料图,图片来自台湾“中时电子报”)

  

  回过头来看这20余年来的历史教育争议,与其说是“统独之争”,不如说是“独独之争”,亦即民进党的“台独”对抗国民党的“独台”(更为时髦的用语则是“华独”),基本不脱台湾政治的蓝绿格局。民进党企图利用历史教育将“台湾意识”上升为“台独意识”,而国民党则是将“台湾意识”视作为其统治正当性与“正统”历史论述辩护的工具。教科书的本质就是统治机器垄断意识形态的管道,20余年来台湾历史教育的不断变动、反复折腾,其实就是蓝绿格局“独独之争”的最高体现,这也是马英九执政末期“课纲微调”以失败告终的根本原因。